分享到:

違規開采14年?如此“法外之地”必須整肅

違規開采14年?如此“法外之地”必須整肅

2020年08月06日 04:28 來源:工人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社評】違規開采14年?如此“法外之地”必須整肅

  類似事件中,相關媒體的持續關注、披露,彰顯了輿論監督的擔當和作為,但在保護綠水青山、打擊破壞生態環境行為的實踐中,我們期待的是監管部門能跑贏媒體、跑贏輿論監督,真正履職盡責,用更多、更有效的作為,贏得公眾的信賴。

  祁連山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三年前被中央通報,聲勢和力度空前的問責風暴開啟了祁連山史上最大規模的生態保衛戰。然而《經濟參考報》記者持續兩年多的跟蹤調查發現,通報追責高壓之下,祁連山生態保護總體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礦區非法開采并未根絕。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14年來盤踞木里礦區聚乎更煤礦,涉嫌無證非法采煤2600多萬噸,收入超百億元。目前,青海省相關調查組已趕赴該礦區現場調查,稱一旦發現違法違規行為將嚴查嚴辦。

  祁連山位于青海省東北部與甘肅省西部,是我國西部重要生態安全屏障,是黃河流域重要水源產流地,是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優先區域,素有“萬寶山”之稱,蘊藏著種類繁多、品質優良的礦藏?;蛟S正因此,不少企業都盯上了這塊“唐僧肉”——幾年前,青海、甘肅都被曝光存在破壞祁連山生態、違法違規開采礦產資源、周邊企業偷排偷放等問題。

  2017年,中央就此開展專項督察,查處多宗案件,問責多名官員,對整改工作提出嚴肅要求。而從2014年8月開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礦區的煤礦全面停產整頓,采取露天采坑邊坡治理、渣土復綠等措施修復生態。此后,媒體上不時出現類似“祁連山正逐步恢復活力”“祁連山整改不留死角”等報道,表明青海、甘肅正努力全面修復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應有的樣子。

  然而,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個別企業仿佛成了“世外桃源”,任外面整改風云、問責風暴,依然開采得熱火朝天——記者多次前往聚乎更礦區實地考察,見到的是挖掘機和裝載機緊張作業,幾十輛甚至上百輛重型半掛車呼嘯駛出采煤區,開往煤炭貨場的忙碌場景。

  那邊廂,各種被關停、取締、約談;這邊廂,卻躲過各種檢查、監管,“風景獨好”。這在中央環保督察雷厲風行、生態環境保護已然上升為國家戰略的背景下,真是不可思議。

  涉事公司到底有什么“法寶”和障眼法?從媒體報道來看,白天迎接檢查,晚上繼續開采;打著整改的旗號,邊修復、邊破壞,小修復、大破壞;每次有領導和執法人員來礦區,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將礦體和挖出的煤炭掩蓋起來,檢查人員一離開,立即恢復作業……這些跟監管“躲貓貓”“捉迷藏”的手法不是什么新鮮套路,怎么就能保其多年太平?

  還有,相關財報和文件顯示,興青公司每年繳納的稅款有幾億元——對地方“財神爺”,相信不少地方都是“禮讓三分”甚至“禮遇有加”。檢索“青海違規開發”的關鍵詞不難發現,當地并非對所有非法采礦企業都視而不見,也有不少非法采礦企業被關停、非法采礦人員被逮捕——如果說對一些“小打小鬧”的非法開采都能及時發現和查處,對“攤子大”“動靜響”的反而毫無察覺,這顯然不是地方監管部門應有的水平和作為。

  此番事件讓人聯想到秦嶺違建別墅——同樣是對生態環境持續多年的破壞,同樣是明顯得“如禿子頭上的虱子”一般,同樣是所謂“邊治理、邊開發開采”,同樣是“監管狂風驟雨,我自巋然不動”——這些不可思議、不該發生的事情怎么就發生了?“隱形富豪”背后有沒有其他隱形的力量?到底是誰在推波助瀾?

  目前,秦嶺的事情已經基本整肅完畢,多名省部級官員落馬。那么,對此番祁連山木里礦區涉嫌無證非法采煤事件,相關部門也應該徹底調查,給公眾一個清楚明白、公開公正的處理結果。

  類似事件中,相關媒體的持續關注、披露,彰顯了輿論監督的擔當和作為,但在保護綠水青山、打擊破壞生態環境行為的實踐中,我們期待的是監管部門能跑贏媒體、跑贏輿論監督,真正履職盡責,用更多、更有效的作為,贏得公眾的信賴。

  法治中國,不能有任何法外的“世外桃源”,這是我們必須堅守的原則。

林琳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