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陸英育:長空育“鷹”人

陸英育:長空育“鷹”人

2020年08月07日 05:12 來源:解放軍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陸英育:長空育“鷹”人

  它,曾是我國空軍部隊最受歡迎的主力機種之一。

  上世紀90年代,世界局勢風云變幻。它,作為我國當時飛行性能出色的國產戰機,守護著祖國的萬里空疆。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殲-7E。

  今年,是殲-7E飛機首飛30周年,也是殲-7E飛機列裝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25周年。

  殲-7E由航空工業成都飛機工業集團公司和西北工業大學聯合研制?!帮w機研制是一個大工程,所有參與者必須齊心協力?!睔?7E總設計師陸英育說。正是有了一代代航空人的矢志不渝、精誠團結,才有了我國航空工業的快速發展。

  從小便在心里埋下“為國造飛機”的種子

  聰明秀出謂之英;育者,養也。祖輩為陸英育取的這個名字,寄托了家族英才輩出的美好愿望。

  出生于戰火硝煙的年代,看到日軍飛機在中國的天空肆意橫行,陸英育從小便在心里埋下“為國造飛機”的種子。

  高中畢業后,陸英育如愿考上了北京航空學院。5年的大學時光里,他如饑似渴地學習知識,畢業設計選擇了超音速風洞技術的課題。

  大學畢業后,陸英育被分配到成都132廠(航空工業成都飛機工業集團公司前身)。那時候,我國航空工業還在蹣跚學步,又恰逢三年自然災害,一線科研人員的工作和生活條件非常艱苦。

  “作為剛畢業的學生,手頭上只有簡單原始的測量工具……”當時,陸英育接手的第一個任務是殲-5甲飛機測繪設計。

  殲-5甲飛機的零部件數以萬計,測繪任務復雜繁重。那段測繪經歷,讓陸英育對飛機生產流程和質量控制有了非常直觀的認識。

  4年后,廠里完成了殲-5甲飛機尾翼的制造任務,陸英育奉命跟隨飛機遠赴東北進行靜力試驗。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觸到殲-7飛機,從此與它結下了不解之緣。

  東北的冬天,天氣異常寒冷。借來的棉大衣擋不住嚴寒,隨身攜帶的干糧也變成了冰坨坨。從成都過來的設計師手腳生了凍瘡,腰圍也瘦了一圈。

  這時候,他們接到了一個振奮人心的任務,學習殲-7飛機設計資料,為132廠研制生產新機型做準備。

  數九寒天,他們在工廠一邊學習各種飛機設計資料,一邊到生產一線積累制造經驗。為了學懂弄通設計資料,陸英育每周抽出時間,從工廠乘車到研究所向專家請教。

  “從成都來的十幾名設計師,在陸英育帶動下,都鉚足了勁要大干一場?!?陸英育當時的同事回憶說。

  陸英育和同事們并不滿足于消化吸收技術。從1968年開始,設計團隊根據部隊意見提出了包含航炮、發動機、副油箱等6項改進意見,并反復進行試飛驗證。此后10余年的時間里,這些設想逐漸在殲-7Ⅰ、殲-7Ⅱ等改進型飛機上得以實現。

  改進一架飛機,需要龐大的數據支撐。那個年代,計算手段非常有限,工廠電腦數量很少。陸英育只能等研究所工作人員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去借用。深夜,他們沿著坑洼不平的道路騎車前行,那份求知的快樂,深深地刻在陸英育的記憶里。

  早年的探索,為后續的研發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陸英育帶領團隊成功走出了一條自主研發的道路。殲-7E飛機也在殲-7Ⅱ改進型的基礎上實現了脫胎換骨。

  多年后,陸英育在回憶錄中寫道:“這段經歷,對我以后從事殲-7改型工作非常有用?!?/p>

  能負責一個機型設計,是他一生最大的心愿

  20世紀80年代末,世界空戰模式發生變革——戰機從追求高空高速向中低空機動性轉變。我國急需研發一款新型戰機,滿足國防需求。

  那時候,我國剛剛改革開放,科研實力和綜合國力還很薄弱。132廠領導毅然決定:自投資金開展殲-7Ⅱ改進型的預研工作。

  關鍵時刻,陸英育毅然受命,擔任這型戰機的總設計師。

  當時,西北工業大學教授沙伯南提出了一種全新機翼設計思路,能有效提升戰機中低空飛行的機動性。

  1985年1月,陸英育和沙伯南在成都進行首次晤談,雙方觀點一拍即合——改進型戰機采用雙三角機翼氣動布局。這在我國飛機改型中尚屬首次,團隊成員既興奮又緊張。

  方案評審期間,由于連續作戰,陸英育牙病加重,牙齦腫脹疼得他無法入睡。

  一年后,改進型戰機的設計方案得到有關領導的支持與肯定:“改型,就要對歷史負責?!?/p>

  沒過多久,這款改進型戰機正式立項,型號為殲-7E。

  殲-7E研制工作全面鋪開后,陸英育常常奔波于全國各地調研。一次,他乘坐的火車晚點,等趕到招待所時,大門已關閉。無奈之下,陸英育只能爬窗戶進入房間。

  為了驗證產品質量,陸英育帶領團隊成員先后進行了一系列試驗。1990年4月26日,是殲-7E原定首飛的日子。但在3天前的評審會上,有專家提出機動襟翼系統存在缺陷,可能會危及飛行安全,首飛被迫推遲。一位空軍首長鼓勵陸英育:“改好了,首飛時我還來?!?/p>

  早在廠校聯合上報方案時,雙方就一致認為:飛機改進的核心是新的機翼。開創性的工作最為艱難,陸英育感到壓力空前。他迅速召集設計、工藝、生產、檢驗等各系統工作人員通力合作。

  首飛推遲,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爭分奪秒地尋找對策。經過20多天的艱苦攻關,他們終于成功解決了這一棘手難題。

  1990年5月18日,成都某機場,試飛員錢學林駕駛著殲-7E在天際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飛行20多分鐘后,飛機安全著陸?!笆罪w成功!”全場觀眾歡呼雀躍。到場的空軍首長激動地說:“現代化裝備有了新的希望,這是值得熱烈祝賀的重大勝利?!?/p>

  殲-7E的意義,絕非僅僅是一個機型的成功

  首飛僅僅是開始,定型之路更為坎坷。

  就在殲-7E調整試飛進入尾聲時,一次飛行事故打亂了節奏。

  1990年9月,試飛員王振東駕駛003架飛機在高空全加力狀態飛行時,機翼突然發生強烈振動,左副翼搖臂斷裂,險些造成事故。

  “飛機絕不能帶著故障上天?!笔鹿拾l生后,上級要求徹查飛機故障,全部排除后才能進入定型試飛。這對當時已經“家底空空”的成飛公司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造飛行員喜歡飛的機型,飛行員操縱得心應手,才更有戰斗力?!标懹⒂龓ьI團隊一刻都不敢停歇,確認故障原因后,他們迅速開展集智攻關,對機翼系統進行了全面改裝,最終問題得以解決。

  1991年初,3架試驗機投入定型試飛。2年后,3架試驗機完成了全部設計定型試飛,改進后的飛機機動性能提升20%、續航能力提升20%、起降性能提升10%,設計指標得以全面實現。

  之后,殲-7E戰機交付部隊。

  誰也沒有想到,備受矚目的殲-7E列裝部隊后,竟然發生了“縱向飄擺”的故障,隨即全部停飛。

  一些質疑聲、批評聲紛紛傳來,甚至有專家提出“飛機操縱系統和氣動特性不匹配,是整體設計的問題”。

  轉瞬之間,殲-7E項目陷入“冰點”。

  危急關頭,57歲的陸英育挺身而出,組織團隊再次進行技術攻關,并很快確定“故障問題出在助力器上”。

  “停飛,我們都很著急,陸總親自扛著24公斤重的助力器跑到部隊做試驗?!敝鞴茉O計員張理群回憶說,他的內心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趕緊解決好問題,讓戰鷹早日重飛藍天。

  在試驗中,陸英育發現,原有的助力器平板閥阻力小,一旦發生粘滯會導致阻力增大,出現飄擺問題。而另一種阻力較大的助力器具有良好的穩定性,可以滿足飛行穩定性的要求。

  就這樣,在2個多月的時間里,陸英育頻繁奔波于4個省市間的科研單位,并成功改進了相關技術細節問題。新的助力器換裝后,部隊恢復了正常的飛行訓練。

  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罷艱險又出發。隨后,陸英育帶領團隊走遍了空軍機關、部隊、產品廠家,收集各方面的意見。經過一系列測試論證后,殲-7E飛機終于實現批量生產,圓滿走完了研制的全過程。

  1993年,我國自行研制改裝的殲-7E裝備空軍部隊,成為20世紀90年代我國空軍的主力戰機。

  2年后,殲-7E列裝八一飛行表演隊。當年7月7日,八一飛行表演隊大隊長丁安慶駕駛殲-7E首飛成功,拉開了新機改裝的序幕。

  在第二屆中國航展上,八一飛行表演隊駕駛殲-7E表演了“魔鬼編隊”等高難度飛行動作,讓世人贊嘆。

  之后,殲-7E戰機又衍生出多種型號,生產交付部隊數百架,為我國研制三代機積累了寶貴經驗。

  1997年,殲-7E研制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7年后,陸英育榮獲“航空報國金獎”。

  殲-7E的意義,絕非僅僅是一個機型的成功。殲-7E為后續航空產品跨代發展積累了經驗。

  此后30年,中國航空工業由弱到強,從殲-7E到殲-10再到殲-20,我國航空工業實現了質的飛躍。

田 博 易 舒 夏文靜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