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追“煤老虎”倒查20年 掃黑除惡邁向常態化

追“煤老虎”倒查20年 掃黑除惡邁向常態化

2021年01月07日 09:01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本報記者劉婧宇

  據統計,2020年12月,在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國企和金融干部中,9人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此外,本月還查處了46名省管干部。

  縱觀整個2020年,共有18個中管干部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其中有11人是省區市副職。還有14個被查的中管干部,先后受到黨紀政務處分,其中6人受賄超億元。

  元旦春節是糾治“四風”的關鍵節點,每逢節假日通報曝光典型案例,督促黨員干部繃緊廉潔弦,已經成為常態。據統計,2020年12月下旬開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及各省區市和副省級城市紀委監委,共通報曝光192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其中173起涉及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問題,占通報問題總數九成。

  小節不守,大節必失。統計發現,上述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中,違規收送名貴特產和禮品禮金、違規吃喝、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三類問題占比較大,緊隨其后的依次是公款旅游、違規接受管理和服務對象旅游活動安排、違規操辦婚喪喜慶等問題。

  這些反復多發的“節日病”,需要廣大黨員干部繃緊廉潔弦,切實做到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中央紀委也在元旦前夕發布《關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節期間正風肅紀工作的通知》,引導黨員干部自覺抵制“四風”,帶頭轉作風、樹新風。

  “煤”成能源反腐關鍵詞

  2020年能源領域重拳反腐,“煤”成了關鍵詞。2020年12月4日,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一次性發布了5名廳官落馬的消息,其中包括自治區原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白盾,內蒙古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蘇日勒格。截至目前,內蒙古自治區已有超過500名官員倒在煤炭領域。

  2020年,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屢次以“N連發”的形式,通報官員被查消息,其重要背景是2020年3月份以來,內蒙古自治區組織12個巡視組,對煤炭領域重點巡查,“緊盯重點人重點事重點問題”,倒查20年,明確提出“要對2000年以來全區煤炭資源開發利用情況進行全方位透視會診”。此后,包括涉煤國企以及黨政部門均有官員被查出涉煤貪腐。

  為進一步遏制能源領域腐敗,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辦公廳印發《關于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參與礦產資源開發行為的規定(試行)》,明確領導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不得在該領導干部管轄的區域或者業務范圍內參與礦產資源開發,不得利用該領導干部的職權或者職務影響參與礦產資源開發。甚至在領導干部辭去公職或退休3年內,這類行為都是被明令禁止的。

  涉礦腐敗并非一地特有。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有13個地方被中央巡視組指出存在涉礦腐敗問題,占比高達41.9%。而此次內蒙古向“煤老虎”開刀,短短數月已立案查處相關案件410件、534人。目前,落馬的官員涉及政府、人大、司法、審計、自然資源、國企等多個系統,其中不乏辭去公職、退休多年的人員。

  小小煤塊牽扯眾多利益環節,在行情“高歌猛進”的年代,其逐漸淪為腐敗的溫床。有煤老板被查后,用“每個環節都需要錢鋪路”來描述這一行業的復雜政商關系。

  業內人士指出,煤炭開發行政權力介入深,權力尋租空間較大。開一個煤礦需要有采礦、生產、安全、經營等方面諸多證件,涉及多個部門,任何一處關卡出現松動,就會出現問題。

  為了得到庇護,一些不法商人或大肆行賄,或力促官員參股,一旦成功便有了保護傘。遇到監管部門找“麻煩”,保護傘就會“打招呼”“批條子”。官商勾結、抱團牟利,形成了一條黑色的利益鏈。

  另一方面,部分涉煤地區對黨風廉政建設重視程度不夠,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有時礙于面子,對腐敗問題遮掩護短;紀委問責不嚴,追責不力。在這般寬松的環境下,手握重權者有恃無恐,一步步陷入“以煤謀私”“靠煤吃煤”的深淵。雖然事發后一些落馬官員面對鏡頭聲淚俱下,但也已于事無補。

  “倒查”式追責,一方面揪出腐敗分子,讓相關管理者切實樹立起對于制度的敬畏之心,另一方面也讓公務行為終身負責制落到了實處。

  違規吃喝仍高發

  2020年12月4日,是中央八項規定出臺8周年。黨的十八大以來,截至2020年10月底,全國共查處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問題37.5萬起,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51.8萬人。

  2020年12月24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公布了2020年11月份全國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統計數據,這也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連續第87個月公布月報數據。

  2020年1至11月,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1.7萬余起,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17萬余人,其中黨紀政務處分10萬余人。

  連續87個月堅持公布的月報數據,見證了八項規定精神落實落地、深入人心。

  數據顯示,在被查處的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問題中,違規吃喝占據主要位置。僅2020年11月,全國共查處違規吃喝問題1136起,占查處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問題總數的18.9%。2020年12月初,由云南省紀委監委宣傳部拍攝的反腐警示專題片《圍獵:行賄者說》,就揭開了吃吃喝喝溫情面紗下,領導干部逐步被圍獵的慘痛教訓。

  重慶商人程緒庫直言:“從我們的角度,我們就是獵人,這些領導就是獵物”,他“圍獵”云南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時任云南機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凱的過程,就是從飯局開始。

  經朋友介紹,程緒庫在飯局上結識了周凱;此后,程緒庫就經常去機場接周凱回家,一步一步靠近他同他攀關系。此后,兩人就像“談戀愛”一般開始相互試探:程緒庫先送一塊手表,周凱讓司機分兩次把錢返還。雖然送禮未成,程緒庫卻認為:“只要他不排斥和你交往,就已經是機會了”。

  再往后,周凱每次回成都,程緒庫都會約他一起吃飯。兩人交往多了,彼此間的信任就建立起來?!罢J識以后還是覺得這個人比較放心,也沒想過他會害我?!敝軇P說。

  然而,程緒庫卻坦言了真實目的:“我們花很多心思去揣測他、觀察他、了解他,花很多精力去逢迎他、討好他,花很多的錢,哪怕是東拼西湊也都要滿足他的要求,這就是一個‘投資’,這個‘投資’是屬于一本萬利的事情?!彼踔脸嗦懵愕卣f:“在我們眼中,他就是我們獲取利益的一個工具。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從他身上獲取更大的利益。沒有誰從一開始會說,是抱著交朋友的目的去的,所以跟我們交往也是很危險的?!?/p>

  相識3年,程緒庫的“圍獵”滲透到周凱生活的方方面面。周凱最后數錢,都已經數到害怕了,他“覺得這個已經不是在數錢,而是自己在給自己‘墳頭’撒紙了”。從點點滴滴入手,程緒庫順利打通了權力和資本之間的變現暗道,而周凱也斷送了自己的前程,以涉嫌受賄罪、為親友非法牟利罪被提起公訴。

  有的人在形式上遵守了八項規定,但特權思維卻一直根深蒂固。

  2020年12月25日,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山西省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邵有田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在其“雙開”通報中,頗為罕見地出現了“違反法律法規,機動車長期不懸掛號牌上路行駛”的表述。

  據辦案人員介紹,他最初托關系辦理過特殊車牌,也使用過單位公車,2016年公車改革后,邵有田購買了私家車。沒有了特殊車牌,邵有田干脆不再懸掛車牌。在上路行駛途中遇到交警檢查時,邵有田有時一本正經借口“參加緊急會議”蒙混過關,有時則擺出官架子聲稱“辦理重大案件”,遇到執勤輔警時,他甚至肆無忌憚利用職務威脅恐嚇。日久天長,“邵有田”的大名儼然成了“通行證”。

  掃黑除惡邁向常態化

  2020年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決戰決勝之年,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數據,2020年1至11月,全國共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2.96萬起,給予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黨紀政務處分2.54萬人,2383人移送司法機關。

  隨著三年專項斗爭收官,不少人擔心,黑惡勢力會不會死灰復燃?

  2020年12月印發的《法治社會建設實施綱要(2020-2025年)》給出了答案,強調推動掃黑除惡常態化,建立長效機制,要依法依規、寬嚴有據、罰當其罪,既不能“降格”,也不能“拔高”,確保針對黑惡勢力的斗爭不走偏、不變形。

  黑惡勢力作為社會毒瘤,企圖把持基層組織,拉攏腐蝕黨員干部,尋求政治靠山和“保護傘”,在地方扎根頗深,打擊鏟除難度往往非常之大。

  梳理2020年12月公開的一批黑惡勢力案例,四川“楊狗”案突出體現了上述特點。

  “楊狗”是楊樹林在四川遂寧射洪市廣為人知的綽號,靠放高利貸賺取第一桶金后,逐漸發展形成以楊樹林為組織者、領導者的人數眾多、骨干成員相對固定、層級結構明確、較為穩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他曾帶人圍堵政府單位,并指著該單位負責人鼻子罵“老子坐班房都要收拾你”;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后,他又要求身邊小弟要把掃黑除惡精神“讀懂、嚼爛、吃透”……為打擊楊樹林黑惡勢力,辦案人員搜集了1600多GB的電子證據、翻看了700余本案卷。

  2020年12月16日,據云南省紀委監委消息:云南省公安廳原保留副廳級待遇干部湯躍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湯躍宏一直在云南公安系統工作,從警年限達37年,被查時距離其退休已有6個月。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22日,反有組織犯罪法草案首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草案要點之一,便是將惡勢力組織上升為法律概念。相關負責人介紹,將惡勢力組織上升為法律概念,有利于將惡勢力組織消滅在初期萌芽狀態,也有助于除惡務盡、打徹底。

  專家分析,該草案除了進一步提升掃黑除惡法治化、規范化水平,同樣釋放了“掃黑除惡”常態化的明確信號:專項斗爭收官不等于掃黑除惡收手,決不讓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死而復生、由小轉大。

  (資料來源:新華社、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中國紀檢監察報等)

【編輯:苑菁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