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長租公寓亂象背后,有不良中介成“助紂為虐”的推手

長租公寓亂象背后,有不良中介成“助紂為虐”的推手

2021年01月08日 07:3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佯裝“爆雷”實則卷錢跑路的手段不斷“復制粘貼”

  長租公寓亂象背后,有不良中介“為虎作倀”

  蛋殼“爆雷”事件,揭開了住房租賃市場亂象的“冰山一角”。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近期在上海、西安等地調查發現,在惡意經營的長租公寓平臺背后,部分中介機構成為“助紂為虐”的推手。

  借場地、借合同“高收低租”

  去年8月,上海居民陳莉(化名)有意出租房屋,一名自稱美凱龍愛家的經紀人鄧陣陣聯系她,并請她到美凱龍愛家東波路店進行簽約。

  鄧陣陣向陳莉出示了編號為0005340的居間服務合同,以及上海孚義房地產經紀公司(下稱“孚義公司”)提供的房屋租賃合同,約定以每月4000元的價格長租一年。

  “紅星美凱龍是大品牌,我以為孚義是紅星美凱龍旗下長租公寓品牌,否則我絕對不可能簽約?!标惱蚧貞浄Q,整個過程進行得很自然,門店里的人也沒有對鄧陣陣的身份提出質疑,“他還使用店內電腦幫我制作補充合同?!?/p>

  簽約后,鄧陣陣以代配家具家電為由,向陳莉索要了3500元,并制作了一張交驗清單列入合同附件;還以陳莉路途較遠為由,讓其將合同復印件帶回仔細閱讀,如無異議由鄧陣陣代簽合同,并支付美凱龍愛家中介費,且由鄧陣陣轉付,以踐行讓“客戶少跑路”的服務理念。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陳莉事后發現鄧陣陣并非孚義業務員,更非美凱龍愛家經紀人,甚至根本就沒有中介服務資格,只是借用美凱龍愛家東波店的場地。

  “他以該公司的名義、合同文本取得我的信任,而且并未為我的房屋添置任何家具?!标惱驓鈶嵉卣f,后來她從實際承租人處獲知,轉租多次后實際租金是每月2600元。

  9月,陳莉發現自己的房產連同多位受害人的房產被美凱龍愛家一起掛出。記者從一家中介獲取的孚義對該房屋的報價單顯示,若中介機構以“半年付,月租3200元出房,可獲50%的中介費”;若以“年付,月租3000元出房,可獲100%中介費”;若以“年付,月租2800元出房,可獲50%中介費”。

  “簽約不到兩個月,孚義就跑路了?!钡侥壳盀橹?,陳莉的房屋已被轉租數次,并被改變了房屋用途和結構,自己也陷入了維權無門的困境。

  孚義公司跑路后,鄧陣陣交代稱,該公司采用“高收低租”模式,對租客采取明顯低于市場價的方式,引誘他們一次性交1年及以上的房租,然后他們佯裝“爆雷”卷錢跑路。對待房東,孚義則以月付方式、以高于市場價的租金“請君入甕”。

  違法成本低,中介有恃無恐

  針對假經紀人借場地、以假合同誘騙客戶的行為,美凱龍愛家今年1月否認了與孚義公寓有合作關系,也否認向客戶提供了相關居間服務,僅僅承認“鄧陣陣是在2020年6月30日與我司建立的合作關系,之前同楊志雄共同供職于長租公寓經營及相關業務公司,此二人涉嫌合謀飛單,我司將予以嚴正對待?!?/p>

  美凱龍愛家總裁馮全林強調:“我們公司層面沒有任何合作,這都屬于經紀人的個人行為。我們和孚義公司沒有任何合同,也沒有任何實質收入?!?/p>

  “我就是沖著紅星美凱龍這塊招牌,才放心地把房子交給鄧陣陣的?!标惱虮硎?,“借給不法分子場地和合同文本,公然在此行騙,為其做信用背書,難道不應該負責任、受到懲罰嗎?”當記者向美凱龍愛家質疑其公司責任時,美凱龍愛家法務部人士表示,該公司對于長租公寓受害者遭遇抱有同情之心,“出于‘人道主義’,我們愿意代替業務員退還傭金?!?/p>

  一家中介門店的負責人透露,孚義業務員每收一套房產,將有1萬元提成?!艾F在市場上存在不少蓄意詐騙的平臺,披著長租公寓的外衣,借助一些不法中介的力量,‘高收低租’,然后卷錢跑路,并給‘幫助’過他們騙錢的中介機構一定分成?!?/p>

  目前,孚義注冊地及實際辦公地址均已人去樓空,該公司“爆雷”受害者已達千人。

  事實上,自2018年以來,長租公寓平臺頻頻“爆雷”。據天眼查統計,全國目前已經注銷或吊銷的長租公寓相關企業約有170家,占相關企業總量的15%。

  從已“爆雷”的情況來看,除部分品牌公寓因為經營不善或盲目擴張導致資金鏈斷裂外,很多長租公寓平臺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卷錢跑路,詐騙手法如出一轍。

  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丁興峰律師認為,業務員及中介機構是不少長租公寓詐騙的關鍵環節,警方應將其作為整個詐騙的關鍵環節“一查到底”,施以重罰,追究中介機構及業務員責任,以儆效尤。

  詐騙手段為何總能“不斷復制粘貼”

  長租公寓涉及的監管部門眾多,“爆雷”后往往出現“誰都能管,但誰都不想管”的情況,給房東和租客留下“一地雞毛”,更讓相關中介機構、長租公寓平臺和“助紂為虐”的經紀人逍遙法外,將詐騙行為不斷“復制粘貼”。

  記者從上海市浦東新區經偵大隊了解到,去年9月底跑路的孚義公司“爆雷”事件至今仍未立案。轄地派出所則認為是“合同糾紛,建議走司法程序?!?/p>

  在西安、深圳、北京、成都等大城市,近期也出現長租公寓惡意圈錢跑路后,部分監管部門以無法可依、租賃糾紛需自行協商、難以界定企業惡意經營行為等理由,漠視房東和租客合法權益被侵害的現象。

  2020年10月,總部位于西安的長租公寓運營商“城城找房”惡意“爆雷”卷錢跑路,部分受騙房東、房客向多方投訴后,問題至今仍得不到解決。

  2019年長租公寓企業“左旗”跑路后,數百受騙房東和租客遍訪公安、住建等多個部門,但“派出所建議去法院訴訟”“住建部門建議去經偵報案”,消協稱“缺乏對于房屋租賃的管轄權”……兜兜轉轉,問題至今仍未解決。

  記者發現,詐騙者跑路,“為虎作倀”者幾無違法成本,而全社會要為騙局“埋單”的悲劇重復上演,以至于讓行業“小惡”變成社會大患。

  北京湘楚朝暉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胡景暉認為,縱觀近年來的“爆雷”案件,肇事者只要卷錢跑路逃之夭夭,高管最多承擔民事責任,如被限制高消費等?!斑`法成本低、收益巨大,這會讓更多不良企業來鉆漏洞、念歪經?!?/p>

  微領地社區首席執行官周君強等業內人士認為,監管部門應加強事前和事后監管,對始作俑者和“為虎作倀”者施以重罰、以儆效尤,解決大城市租房痛點。

  丁興峰認為,司法機關宜嚴厲執法,不能將住房租賃的詐騙行為弱化為民事糾紛違約,而應提高住房租賃領域違法犯罪行為的成本,在行業內形成有力威懾,切實保障人民權益。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彩票